中澳木質包裝檢疫監管國際標準應用分析——寧鄉木托盤、寧鄉

發布日期:2018-10-25 19:25
為有效降低國際貿易中木質包裝傳播檢疫性有害生物的風險, 2002年3月國際植物保護公約組織( IPPC)發布了第15號國際植物檢疫措施標準———國際貿易中木質包裝材料管理準則( Guidelines forRegulatingWood Packaging in International Trade,以下簡稱ISPM15) 。該標準規定國際貿易中的木質包裝須經過統一標準的檢疫處理措施,并在包裝上加施統一格式的專用標識。截止2006年3月,至少已有64個國家或地區采用了該標準。我國制定并于2005年3月1日起實施《出境貨物木質包裝檢疫處理管理辦法》(以下簡稱69 號局令) ; 澳大利亞于2004年12月發布了《澳大利亞木質包裝認證體系》( The Australian Wood Packaging CertificationScheme,以下簡稱AWPCS) 。筆者對比分析了中澳兩國在執行ISPM15中的差異,并結合口岸檢疫工作實際提出完善木質包裝檢疫監管措施的有關建議。

  1 中澳木質包裝檢疫監管的差異

  1.1 關于管理機制

  我國檢驗檢疫機構全面負責對標識加施資格企業的考核、批準和日常監管,管理和監督涉及木質包裝處理的每一批次。澳大利亞則將主要的管理工作授權給認證機構,由許可的認證機構對標識加施資格企業實施認證管理,認證機構受理申請,負責首次資格考核和每年至少2次的運行期監督檢查,依據考核檢查情況確定企業標識加施資格的授予、暫停或取消。澳大利亞檢疫檢查署負責發放加施資格企業編號并發布獲得資格認證的企業名單,與認證機構保持聯系以監控AWPCS的運行效果,并定期對該體系進行審查。標識加施企業只須按照質量手冊的要求開展日常處理業務,不必批批申報。當進口國反饋有違規情況時,由檢疫檢查署負責調查。

  1.2關于熏蒸方式

  我國69號局令只規定了熏蒸庫一種熏蒸方式;澳大利亞的AWPCS則規定了集裝箱、熏蒸庫和帳幕3種熏蒸方式。

  1.3 關于木質包裝的處理

  我國69號局令對能否處理原料沒有作明確規定。但從其《處理結果報告單》中木質包裝的數量、種類、規格及生產批次可見,其對處理原料是否定的。澳大利亞的AWPCS則規定既可處理原料也可處理成品。

  1.4 關于標識加施企業的類型

  我國69號局令規定標識加施企業應當具備除害處理能力;而澳大利亞的AWPCS規定不具備除害處理能力的加工企業同樣具有標識加施資格,該類型企業可以購進其他標識加施企業已處理的木材原料,然后在加工的成品上加施標注有本企業編號的標號。在澳方2006年3月公布的151家標識加施企業中,上述類型企業占了87家。

  1.5 關于木質包裝循環使用

  我國69號局令規定,“再利用、再加工或者經修理的木質包裝應當重新驗證并重新加施標識,確保木質包裝材料的所有組成部分均得到處理”。澳大利亞的AWPCS規定對加有標識的木質包裝的二次或多次使用無須官方干預,不必重新處理或重新加施標識;對再加工、經修理的木質包裝則需要重新處理并且重新加施標識,且必須清除舊標識。

  2 木質包裝檢疫監管應用分析

  保證木質包裝處理的有效性是應用ISPM15的根本目的,專用標識的采用是為了便于驗證處理效果時對處理方的有效追溯,因此處理效果的有效監管和標識的有效追溯是成功應用ISPM15的關鍵。

  2.1 專用標識的追溯作用

  ISPM15采用專用標識作為木質包裝處理效果責任追溯的手段。但該標識只能追溯到企業而不能追溯到具體的處理過程。專用標識上有企業編號,該編號對應惟一的木質包裝標識加施企業,但在專用標識上沒有強制標注加工或處理的批次編號的要求,標識難以與其具體的處理批次對應,這極易導致責任反溯和糾偏措施難以落實。

  2.2 專用標識的證明作用

  雖然ISPM15未明確指出加施標識木質包裝是否應當附有植物檢疫證書,但多個國家在采用IS2PM15時已取消了對證書的要求。進口產品的木質包裝附有證書時,進口國官方可以在申報環節對其是否符合進口要求進行紙面審核,以確定現場查驗的必要性和抽查比例;進口產品的木質包裝加施了專用標識但未附有證書時,則會導致無法進行申報環節的審查,從而增加現場查驗的盲目性。

  3 對完善木質包裝檢疫監管的建議

  中澳在執行ISPM15中存在一定的差異。中方宏觀微觀管理并重,側重于過程監督。澳方側重于質量保障體系,把考核、定期監管和糾偏作為主要手段。中方管理模式要求投入較多的人力,由于口岸從事監管的人力不足,存在難以逐批次監管的情況。而澳方的實時監管力度偏弱,對企業的失誤或違規行為難以做到及時發現和糾正,質量保障較大程度依賴于標識誠信和規范操作。

  基于對ISPM15 應用分析,結合我國口岸工作實際,作者認為可借鑒澳方做法,完善我國對IS2PM15的應用措施。

  3.1 對木質包裝處理實施電子實時監管

  目前我國已開發研究了對木質包裝除害處理實施遠程實時電子監控的程序和技術,可對處理過程實施“全面、準確、及時、可追溯”的有效監管。該技術既解決了現場監管人力投入不足的困難,又能極大地提高監管質量和監管效率,為木質包裝除害處理企業和使用企業提供方便,加快通關速度。

  3.2 進一步完善追溯措施

  首先,建議統一在標識中加入生產批次編號,以便于追溯到處理過程。其次,在木質包裝的貿易流轉過程中,應附帶紙質的流轉過程證明,以證明木質包裝的處理企業、處理過程和流轉情況。

  清晰的流轉記錄可以有效解決循環使用木質包裝的溯源問題,從而可以有效規范木質包裝處理企業的行為,也可有效預防不法企業冒用、盜用其他企業的標識。

  3.3 建立全國聯網的標識加施企業誠信記錄檔案

  我國在進口檢疫中經常從帶有專用標識的木質包裝中截獲疫情,出口木質包裝也有違規使用專用標識的案例。因此對于涉及的標識加施違規企業,反溯糾偏和責任追究是必要的。此外,建立統一、規范、覆蓋面廣的企業誠信網上記錄,將多次出現不良記錄的企業列入黑名單,不僅可以為口岸檢驗檢疫機構的抽查驗證提供依據,也可以促使相關企業提高規范操作和誠信守法的意識。

  3.4 調整檢疫監管工作流程

  便利貿易開展是應用ISPM15 的目的之一,建議在完全實現有效監管和具備完善追溯措施的前提下,可借鑒澳方對木質包裝處理方式、處理環節,減少對標識加施企業的類型限制,如允許處理木質包裝原料,允許不具備除害處理能力的木質包裝加工企業申請使用專用標識,從而使檢疫監管工作流程適應木質包裝加工、處理和使用的市場運作模式
分享到: